2018-09-10

大秦帝國之縱橫


富大龍、寧靜、喻恩泰、姚櫓、李立群
商鞅變法以後,秦國邁入嶄新時期。此時的秦國,在戰國舞臺上,已屹立起不容列國小視的身影。秦惠文王上臺即殺了商鞅,同時又堅定地延續商鞅之法,給秦國政治出現變局提供了想像空間,內部和外部的敵人從觀望走向迫不及待。故事開始,一場血雨腥風正醞釀之中。齊、魏相王,邀秦惠文君觀禮,秦惠文王把兩國相王變成三國相王,當場提出親自出席徐州三國相王之儀。這一非同尋常之舉帶來了危機重重。先是魏王派死士半路劫殺,後是魏王威逼魏紓在婚禮上刺殺夫君秦惠文王,同時甘龍杜摯老世族集團與魏合謀,並策動義渠兵圍咸陽,意在另立新君,廢除商鞅新法。然而,秦惠文王謀定後動,臨危不亂,內外左右開弓,快刀斬亂麻,既癱瘓了齊魏聯盟,解除了義渠兵禍,又一舉剷除了甘龍老世族的復辟陰謀。日趨強大的秦國,使列國陷於極度恐慌之中。戰國進入大挑戰大機遇時期。大批英才名士紛紛登上戰國大舞臺,各國關係不斷重新洗牌。犀首離秦入魏遊說六國結盟合縱,對秦國構成合圍之勢。秦國陷入空前大危機。年輕的秦國國君果斷任用張儀。這是繼秦孝公任用商鞅,秦國又一次君臣攜手,成為流傳千古又一段政治佳話。於是,張儀頻頻出手,縱橫捭闔,一次又一次突破外交困局和險局,寫下華夏外交史上華彩樂章。幾千年後的今天,仍然讓人驚歎,仍然熠熠生輝。年輕的秦惠文君主,對內鼓勵耕戰,對外突破交困,交攻互用,雖時有險局,但交戰佈局錯落有致。東出函谷,南下商於,西征巴蜀,北服義渠。秦惠文王為歷史交出一份亮麗成績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