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真朋友

第二天程真真一起床,白阿姨便做好了早飯,招呼她用餐。白阿姨對程真真生活細節要求細緻嚴苛,還給了她一本原來採訪井然的雜誌,讓她按照裡面井然所說的精緻完美的女友標準努力,希望她辭職回家,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家裡,成為一個標準的兒媳婦。程真真聽了之後再也吃不下飯,逃也似的離開。